<samp id="ibw9s"><rp id="ibw9s"></rp></samp><acronym id="ibw9s"><label id="ibw9s"><address id="ibw9s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<pre id="ibw9s"><del id="ibw9s"></del></pre><p id="ibw9s"><del id="ibw9s"><small id="ibw9s"></small></del></p>
  • <track id="ibw9s"><ruby id="ibw9s"><menu id="ibw9s"></menu></ruby></track>
    <tr id="ibw9s"><s id="ibw9s"></s></tr>
    <object id="ibw9s"></object>

      <table id="ibw9s"><center id="ibw9s"><source id="ibw9s"></source></center></table>
      地理交通 束河歷史 束河文化 民俗風情
      感念書生風度——范義田先生點滴印象
      2018年05月22日    作者:管理員      來源:原創    查看次數: 5042    
      T 瀏覽字號

          四年前,我在無意間走進范義田先生在“文革”期間居住過的昆明西山百花山農場。事出偶然,機緣巧合,我景仰范先生但不熟知,我喜歡爬西山但很少到后山,那一次卻鬼使神差般走到了山后,一不留神便踩上了范先生的腳印。

          我初次到那里時,被它神秘、美麗、避世絕塵而又氣象萬千的景色所吸引。崇山峻嶺,嘉木四合,一灣水庫,匯聚百重山溪,完全是俄國風景畫大師列維坦的古典畫境。水庫由北向南蜿蜒,水盡山起處,兀立著一座遠看像城堡,近看是幢兩層四合的“跑馬轉角樓”。問得打柴人知是“土司樓”。后甸村白族村民李彪告訴我,“當年內中有個人,或恐是你的同鄉,口音與個頭跟你差不多,但人很清瘦,腦門頭發長的很高?!巴了緲恰崩锏娜硕冀兴裁础玖睢?、‘將軍’的,人很平和,不像是個武官,倒像那時叫‘臭老九’的知識份子?!?/span>

          由于性情所致,我好尋訪故鄉人在異鄉的蛛絲馬跡,為此去“百花山”的次數多了,終于弄清楚那“土司樓”并非歷史上土司府第的遺存,是省民委類似“五七干?!钡霓r場,也有人稱“百花山農場”。據說早年樓里“保護”過一批來自邊疆地區的土司頭人,所以老百姓便這樣稱呼它。至今那里還殘存著“要斗私批修”、“革命委員會好”的標語、匾牌。

         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那位“或恐是同鄉”的“司令”、“將軍”,竟是我景仰已久的范義田先生。他在農場充任過牛倌、羊倌之類勞役,放牧時,始終保持一貫不變的風度,挺胸昂首,揮動竹竿樹條,趕羊驅牛,指揮若定,儼然是發號施令、調兵遺將的軍人氣派,所以諢號叫“牛司令”、“羊將軍”。

          我問過李群杰夫人舒自秀(她離休前任省民委會計師),范義田先生是否在過那里?她答:“在!在!在!”口氣急切而堅定。她接著說:“原省人大副主任王連芳,原副省長楊克成、李老(群杰)都在過。那是個藏龍臥虎之地,有相當身份與級別的人,才有資格得到那里的‘庇護’。每到農忙,我們機關早出晚歸去農場勞動,見過范義田無數次”。問及范先生當時的情況,她說:“盡管被驅驅行役,他依然是一付沉默寡言、清高灑脫、我行我素的書生風度?!蔽艺f,那里的風景很美,那時你們感受到嗎?李老啞然一笑,搶著說:“良辰美景不屬于昨天,為國家民族的前途,為個人的命運已憂心忡忡,哪還有什么心情去觀山望景?!?/span>

          在牛鼻水庫,我尋訪到后甸村村民畢東陸及他的女兒、女婿。老畢說:“我一輩子感恩不盡范老師。有一次我在山上跌傷,頭破血流,他同情我的貧困,給了張‘大團結’(10元人民幣),當時是最大面額的鈔票了,叫我趕快到醫院治療。傷愈后彼此熟了,我上山,他放牛羊,常有空閑聊天。他常說:這里風景很好,要保持水土,不要亂砍樹,將來會成風景區的。他給我講了許多做人的道理,還講過一些很有意義的歷史故事?!崩袭呏钢襟淅镏绦钏酿B魚塘,那幢青山綠水間的“農家樂”說:“這一切都是與范老師閑聊中,受他的指點與啟發,我獨自一鋤一鋤挖出平地,留給女兒建了農家樂,一挑一挑擔來泥石壘起堤壩作了養魚塘。后來我當了村長、磚瓦廠長,工作很忙,很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了。等我想起他,打聽他的消息時,他已過世。據說他的死因,是有頭病牛跌進水庫,他下水去救牛,天寒水冷,又急又氣,得了風寒。也有人說,被水嗆了,外感風寒內患肺炎,還引發了他的老毛病。但他一直在農場里熬煎著,挨到病重轉昆明住院治療時,已經晚了,沒幾天便去世?!闭勍赀@席話,老畢飽經風霜的臉上,表露出懷念與歉疚,深情與悲切。

          由此發端,我每到百花山,心中會閃現范義田落拓不羈的身影。也因此引發我對他的一些支離破碎的回憶。

          解放前,我七、八歲時,常尾隨大人“參加”麗江雪社詩畫會,我的“任務”是為詩畫家們送茶遞酒,鋪紙磨墨。見到范先生長得又高又瘦,兩腿特別的長,來回踱步,很象麗江壩子中踽踽獨行的丹頂鶴。他每在詩會,社友們總是圍著他,令我想起納西古謠中“吉眾哥連畢”之句,意為“云中鶴飛鳴”,腦子里總是云與鶴交織在一起。每次他瀟灑地吟唱完詩作,掌聲、感嘆聲連連不斷。

          有一年秋天,在東林寺開詩會,搞有獎征聯,社里出上聯:“西風乍起,北雁南飛,且看東林佳色?!甭摾锏摹氨毖隳巷w”據說是除指眼前景象外,內中還有不可言明的全國形勢?!皷|林佳色”是雙關語,既說東林寺菊黃楓紅的秋色,也指知識份子所崇拜的東林書院及身居鄉野、心懷天下的東林黨人。范先生一氣呵成應了下聯:“三徑就荒,一杯獨酌,緬懷五柳高風”。令人拍案叫絕。而擅長詩書畫的和輯熙(字寄明)同幾位年青社友嘲諷時局,合撰了另一應聯:“百貨高漲,千鈞一發,難混三頓干飯?!毖┥邕@次感時抒懷的征聯活動社會影響很大,成了麗江文化界的一段佳話,這兩副對聯在麗江也廣泛傳播開了。

          范先生的雪社例課詩作不少,僅張福田先生搜集的手稿和抄錄的就有一百二十七首,都寫在雪社詩箋上。詩箋采用羊見水作坊生產的本地紙,印有水印木刻版的淡藍色詩箋圖飾。1962年秋,福田先生如數贈我珍藏?!拔母铩敝锌紤]到我的處境會危及詩稿的安全,我將它同周霖給我的畫,還有一些線裝書籍,轉移到一位親友家藏匿,可還是沒有躲過劫難,這使我痛心不已,抱憾終生。

          麗江剛解放,我考入麗江人民中學初中部,范先生多次應邀到學校給高中級學生講唯物主義辨證法,我誤以為講某種變戲法,會吸引那么多師生聽課。每次講課,教室的門口、窗臺,教室里所有空余地方都被旁聽者擠得嚴嚴實實。后來改在大禮堂講,仍然是座無虛席。我的知識水平尚不能領會他講的深奧理論,但我領會到了一位知識淵博的人,一位從延安返鄉的學者,對莘莘學子的吸引與號召力。

          然而,這一切并沒有給他帶來鮮花與光環,反成了禍根,因為他的學識贏得了學生的敬重,作為地方革命先驅,他獲得更多青年的擁戴,引起一些人的忌妒,于是給他戴上“托派”的帽子,還羅織了一些其它“罪名”交給暴風驟雨般激烈的群眾斗爭,被游街、被批判、被斗爭,甚至被綁赴刑場陪殺。范先生的摯友賴毓禎老人那時在石鼓,任區財稅所負責人,目睹了當時的情景,他說:范義田所受的屈辱就不說它了,令我敬佩的是在生死攸關時刻,一介書生表現出的從容不迫。他那種凜凜傲骨、橫眉冷對的氣慨,顯然是一種對“鬧劇”的鄙夷與嘲笑。范義田有“魚龍弄影波光動,牛斗沖寒劍氣浮”的詩句,不知他寫作時是否預料到后來的遭遇,卻成了此時此境的最好旁白。

          我再次見到范先生,是他獲救后仍然羈押在“三節龍”時。(我們孩提時代,木氏土司府按納西人的習慣叫“三節龍”,或可譯作“三接樓”。)看來,“范案”經過省領導的干預,對他的管制放松了許多。他穿套中山裝,外加一件連皮帶毛的羊皮大褂,在忠義石牌坊后枯草坪上烤太陽,翻閱一部64開本,足足有磚塊厚的書。封皮撕去了,扉頁直書的大字《馬可福音》顯然在目。那年頭開展“反帝、反封建迷信”運動,家家戶戶都把外國傳教士免費贈送的“福音”、“新、舊約全書”之類,如棄履般打掃出門。想來讀書人有閱讀癮癖,身陷 囹圄,無書可讀,看來是很難過的。也許范先生是從垃圾堆里撿回這部書,籍此消磨時光吧!我無從知道他從書中領悟到了什么,但他危難時刻仍然書不釋卷,專心讀書的書生風度深深印在我的腦海。

          解放初期,布置禮堂、會議室都沿用民國時期傳襲下來的模式,中央掛領袖像,兩邊配對聯。麗江還沒有印刷精美的毛主席像,都掛著臨摹木刻的肖像,兩旁的對聯寫著“書生風度英雄膽,叛逆常懷赤子心”。突然一通縣里指示下來,一夜間對聯匆忙撕下,據說對聯出自范義田之手,某權勢人物從聯中捕捉到了“反動”的內涵,認為什么“書生風度”、“叛逆”“赤子”通通都是對偉大領袖、人民救星的侮辱。這實在是天大的冤枉,這極精妙頌贊毛主席的對聯,是毛主席的詩友柳亞子先生的作品,早在國共和談時,在重慶就傳開了。無知者真的是無畏,竟會如此曲解歪析對聯,肆意構陷,然后又移花接木給人論罪!

          前幾年,我多次到石鼓,與賴元溪一起到了金沙江邊柳林深處,憑吊當年陪殺范義田的刑場。我還同老妻穿過荒草野茅,幾度迷路找到了“文化名人墓群”中的范義田先生墓廬。神交經年,今日相見,凝視墳墓相對無言,先生走過歷史的風雨,魂歸故里,已經成為一塊聳立的碑石,刻在漢白玉石上的“氣吐霓虹”碑額,“才溢金川運交華蓋;襟懷朗月袖拂清風”的墓聯,似乎代我傳出一點心聲。墓門上還刻有先生的舊作:“山連云嶺幾千疊,家在長江第一灣”。這與我童年時起便記得爛熟的對聯略有差異。范先生書贈給我舅父張福田的聯是這樣寫的“門擁云嶺幾千疊,家住長江第一灣?!本烁赣H自操刀刻在剖開的竹筒上,懸於石鼓“淡廬”書房窗口,推開窗,長江第一灣、柳林、沙灘、逶迤遠去的山盡收眼底,詩情與畫境在這里融為一體。我想范先生贈舅父聯是詩人最早迸發詩思,一揮而就的作品,后來也許考慮到音韻的和諧、對仗的工整,琢磨推敲出了廣為流傳的新聯。論作品新聯優于舊聯,但我仍然喜歡充滿淋淋元氣,留下我童年記憶的舊聯。

          往事已焉,對他的一副對聯有這樣或那樣的記憶與見解已顯得并不重要,我感到才華橫溢、文思敏銳的先生,生命的大部分年華在冷落、冤屈中蹉跎,最后告別了人生,這才是最令人痛心的無法彌補的損失。而更令人擔心的是,他那些真知灼見的哲學、歷史、文化論著隨歲月的流逝而流失。

          值得慶幸的是,今天有一批熱心人搜集遺稿,整理舊作,籌款準備出版他的煌煌巨著。也有不少的人深深地懷念他,用心里底色描繪他的音容笑貌,在另一個世界的范義田先生如果有感應,當不會發出“千秋萬歲名,寂寞身后事”的沉重嗟嘆,我想他的靈魂會得到更多的輕快與欣慰。
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2004年10月16日 昆明


      上一篇:天上城堡——“半空和寨”
      下一篇:束河博物館-茶馬古道博物館簡介
      束河概況 束河動態 旅游指南 景區介紹
      旅游攻略 束河文化 聯系我們
      束河微博
      束河微信
      景區地址:
      云南省麗江市古城區束河路束河古鎮
      開園時間:
      7:30--17:30(全年開放)
      景區熱線:
      0888-5174636

      @2018 All Rights Rserved 麗江鼎業束河古鎮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滇ICP備  16007115號-2

      網站建設:奧遠科技
      0888-5174636
      偷窥中国老太XXXX
      <samp id="ibw9s"><rp id="ibw9s"></rp></samp><acronym id="ibw9s"><label id="ibw9s"><address id="ibw9s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<pre id="ibw9s"><del id="ibw9s"></del></pre><p id="ibw9s"><del id="ibw9s"><small id="ibw9s"></small></del></p>
    1. <track id="ibw9s"><ruby id="ibw9s"><menu id="ibw9s"></menu></ruby></track>
      <tr id="ibw9s"><s id="ibw9s"></s></tr>
      <object id="ibw9s"></object>

        <table id="ibw9s"><center id="ibw9s"><source id="ibw9s"></source></center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