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ibw9s"><rp id="ibw9s"></rp></samp><acronym id="ibw9s"><label id="ibw9s"><address id="ibw9s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<pre id="ibw9s"><del id="ibw9s"></del></pre><p id="ibw9s"><del id="ibw9s"><small id="ibw9s"></small></del></p>
  • <track id="ibw9s"><ruby id="ibw9s"><menu id="ibw9s"></menu></ruby></track>
    <tr id="ibw9s"><s id="ibw9s"></s></tr>
    <object id="ibw9s"></object>

      <table id="ibw9s"><center id="ibw9s"><source id="ibw9s"></source></center></table>
      地理交通 束河歷史 束河文化 民俗風情
      《麗江禹跡》二三事
      2018年05月22日    作者:管理員      來源:原創    查看次數: 5049    
      T 瀏覽字號

      19814月,筆者回鄉參加麗江納西族自治縣成立20周年活動,在黑龍潭遇見幾位同鄉代表: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楊壽均;廣西師大教授楊煥典;東巴文化研究的耆老周汝誠先生;《民族畫報》記者楊時鐸等。早年為鄰,久年不見,恍如隔世,撫今感昔,談話十分投機。臨別周先生告我一事:他原有一本顧頡剛先生舊著《浪口村隨筆》,曾借給我父親和舒侯,請我尋找后還他。

      父親歷來好讀書,卻不知珍惜書。況當時父親已謝世多年,幾經劫難,家中書畫已蕩然無存,定難尋回,但我深為周老對《浪口村隨筆》的系念之情所感動,承諾回昆明后設法找本原著或抄錄一本給他。

      回昆明后,我找遍省市圖書館都沒能如愿,頗感內疚。

      有一天,拜訪歷史學家馬矅先生,談話中提到顧頡剛,我即打聽這本著作。他說有。許久從藏書中找出一本塵封久年,紙質很差,已近潰爛的油印本,讓我喜出望外,我借回抄了幾篇。

      若干年后,我拿著抄件回鄉去拜會周老,遇其長子周國昌,他說,老人已去世一年。這使我十分傷感,也留下深深的遺憾。

      顧頡剛先生是當代的歷史、考古、民俗等學科的權威,抗戰時來西南,與馬老在云大共過事。顧是“古史辨”學派的創始人,民俗學的開拓者,平生著作甚豐,僅隨筆、筆記出版了很多本?!独丝诖咫S筆》是顧先生在云南時作的歷史考察筆記,堪稱這類作品的代表作。

      《浪口村隨筆》提到麗江的僅有一篇,非常珍貴。文章不長,全文抄錄如下,供大家欣賞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麗江禹跡

       

      周汝成先生,麗江宿學,聞予昔年曾探討禹一問題,因寫彼地禹王傳說三條,介陶云逵先生以致予。其一曰“禹王船”。麗江城西80里有石鼓鎮,鎮西南五里一峰特立,高達云表,名望江山,土人呼為“高拉居”。山之絕頂為平坡,相傳上有禹王船,蓋禹導黑水時,曾就此山作定以望江水之進退。水勢既平,船遂留置山頂,船身已以風雨侵蝕,腐化無存,而尚有散落之船釘,為土人偶然拾得者。釘不生銹,上鐫蝌蚪文字,得者視為奇寶,取以禳鬼祟,且做藥餌。聞病痢者借釘投火燒紅,再投火中,服之立效。

      其二曰:“斷頭石”。石鼓鎮東北20里,一巨石屹立大江中,抵拒洪流。石身約五方丈,頂平滑如刀截去者。其石殷紅,若血跡然。下端呈褐色。江之東岸一盤石橫路,石面亦平滑如刀截,其色澤及大小并與江心之石等。倘有力士,殆可舁而合之。土人呼為“魯美閹道”,意為斷頭之石。相傳禹導黑水時,石兵石將咸從堵江流,斷頭石即彼進石將軍也,禹敕其帶領石兵一季,不分晝夜,至打楞江中排成陣勢(打楞,地名,在麗江城西有70里。今打楞江中有頑石數十,排成一列,宛如軍隊)。及禹王至,如石將軍聽令,屢傳不到,搜之正酣睡江中。禹怒,拔劍斬之,裊首江東,以為違命之戒。其時江水為血所污,凡赤三日三夜云。

      其三曰“太子關峽”。寶山州(距麗江城百八十里)東北80里有一座大山,名太子關。山作圓錐型,高數百丈,上插天空,勢極險峻。金沙江流為此山所阻。應向北流,及反南行,力穿山腹而過,令人發奇異之幻想。相傳禹導水至太子關,為山所阻,遂鑿開山腹,疏通河道云。

      讀此三則,可見麗江多險,故禹王之傳說特盛,猶北方之龍門、底柱也。禹王船、斷頭石二條俱云“禹導黑水”,又見麗江確認金沙江為黑水。聞地質家言,金沙江實有南流痕跡,古代蓋不為長江之源。然則《禹貢》言“導黑水入于南?!闭吖逃锌勺C,而昔日群謂大江出于岷山者亦不為誤矣。

      馬曜先生,那時已年逾八十,視力衰退,記憶卻十分驚人。當年顧頡剛去麗江前,曾向老馬咨詢,馬老推薦了幾位可采訪者:其一為民眾教育館的周汝誠;其二為女作家趙銀棠;其三為賦閑在家的和舒矦等;最后找到周先生。馬老告訴我:浪口村在昆明北郊龍頭街西北,當時為逃避日本飛機空襲,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及顧頡剛、吳晗、陶云逵、李方桂等學者都遷居浪口村。顧先生在書序中記述村子的環境:“其地距城20里,盤龍江三面環水,危橋聳立,行者悚惶。雨后出門,泥潦尺許。村中才10余家,幾不聞聲,荒僻既甚,賓客鮮過。每周赴校,一宿既歸,室中唯先生妻履安為伴。此生從未度此清靜生涯,在久厭喧囂之后得之,更有樂乎斯,遂盡力讀書寫作?!彼€風趣地說,《浪口村隨筆》是“借機(雞)生蛋”,借日本飛機轟炸避難之機,兩個機(雞)生出的一只“蛋”。

      馬老還講了顧先生考證大禹入迷,鬧過的一則笑話。有次蔣介石主持會議商討設立中國工程師節,與會者討論熱烈,各持己見。顧先生語出驚人:大禹治水為人類史上空前絕后之工程,應以禹之生日為工程師節。蔣介石問:禹生于何日?他隨口答農歷六月三日。這也是“空前絕后”的回答,前不見古籍記載,后不會考出確鑿史據。成為一時笑話。然禹是中國神話中的人物,稗史野史傳說故事很多,清人馬嘯《繹史》卷中注釋甚詳,也許顧先生所言確有依據,何況許多節日都從傳說中來,所以工程師節便定為農歷六月三日。馬老認為:顧先生常常急不擇口,說一些荒唐話,但他行文論著十分嚴謹,瑕不掩瑜,無愧為一代宗師。

      上一篇:宋代立詔
      下一篇:徐霞客與麗江
      束河概況 束河動態 旅游指南 景區介紹
      旅游攻略 束河文化 聯系我們
      束河微博
      束河微信
      景區地址:
      云南省麗江市古城區束河路束河古鎮
      開園時間:
      7:30--17:30(全年開放)
      景區熱線:
      0888-5174636

      @2018 All Rights Rserved 麗江鼎業束河古鎮旅游開發有限公司 滇ICP備  16007115號-2

      網站建設:奧遠科技
      0888-5174636
      偷窥中国老太XXXX
      <samp id="ibw9s"><rp id="ibw9s"></rp></samp><acronym id="ibw9s"><label id="ibw9s"><address id="ibw9s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<pre id="ibw9s"><del id="ibw9s"></del></pre><p id="ibw9s"><del id="ibw9s"><small id="ibw9s"></small></del></p>
    1. <track id="ibw9s"><ruby id="ibw9s"><menu id="ibw9s"></menu></ruby></track>
      <tr id="ibw9s"><s id="ibw9s"></s></tr>
      <object id="ibw9s"></object>

        <table id="ibw9s"><center id="ibw9s"><source id="ibw9s"></source></center></table>